达赖为何在西藏失去人心?

近日,西藏自治区拉萨市城关区对城区100户藏族居民进行了无记名问卷调查。调查表明:达赖在西藏已经失去人心,城镇居民关心的是西藏的发展与进步。

达赖在西藏失去人心
拉萨城关区百户藏族居民回答“在您心目中达赖是个什么样的人”时,86%的人回答“达赖是个分裂主义分子或政客”。
拉萨是西藏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生活在拉萨的城市居民基本上能够代表整个西藏城镇居民的家庭生活及心理状况。这项问卷调查是在拉萨市八廓街、吉日、冲赛康、吉崩岗、雪等居委会的藏族居民中进行的,他们当中既有旧西藏的庄园主、农奴、奴隶,也有西藏和平解放后出生的中青年人,还有当年跟随达赖出逃、如今回到拉萨定居的藏胞。调查对象年龄最大的80岁,最小的25岁。被调查的百户居民家庭共376人,其中信教居民129人,答卷的家庭主人绝大部分为信教者。
为了问卷调查结果真实可靠,消除被问卷调查者的疑虑,保护他们的合法权益,问卷调查一律不署名,而且全部用藏文问卷、答题。
问卷调查共设24个栏目,涵盖藏族居民家庭经济状况、宗教信仰、子女教育和就业、政治观点、生育观等内容。问卷调查回收率为百分之百。
记者还对不同年龄层次的居民进行了面对面的采访。一位35岁的妇女谈到对达赖的看法时说:“我没见过达赖,也不信仰达赖。我只关心今年我的孩子能否考上内地西藏中学。”一位73岁的老人说:“过去我一直以为达赖喇嘛是‘救世主’,天天企盼幸福生活早日降临,可享有幸福的是极少数农奴主,农奴和奴隶过的是‘衣不裹体像乞丐,食不饱肚像病人’的生活。如今我们过上了好日子。”这位老人说:“达赖在国外的所作所为,令人大失所望。”
调查表明:西藏社会局势日益稳定,经济发展,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是达赖在广大藏族群众中影响力逐渐减弱的主要原因。西藏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格桑益西认为:“调查结果表明,西藏越来越多的信教群众,已经从对达赖的盲目宗教崇拜中解脱出来。西藏人民越来越珍惜今天安居乐业的生活,同时表明达赖在西藏已经失去了民心。”

达赖不是藏民族“代言人”
达赖口口声声自称“藏民族代言人”,可调查结果表明,他代表不了藏民族。在回答“西藏和平解放50年来您认为最值得高兴的事是什么”时,90%以上居民的回答是:砸碎了封建农奴制枷锁,百万农奴翻身当家做了主人,过上了平等、和睦、自主的新生活。
达赖统治西藏时期,实行的是比欧洲中世纪还要黑暗、残酷的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旧西藏占人口5%的农奴主阶级,不仅占有土地、草场、牲畜等全部生产资料,而且占有农奴人身,农奴成了“会说话的工具”,可以随意被出售、转让。
当时维护封建农奴制的法典规定:人分三等九级,“下等人命价为一根草绳”。农奴主用剜目、割耳、断手、剁脚、剥皮、抽筋、投水等酷刑残害农奴。西藏历史档案曾有如下记载:“为达赖喇嘛念经祝寿,下密院全体人员……,急需湿肠一副,头颅两个,各种血、人皮一整张,望立即送来”;“本处需进行天女敬食佛事,需头颅四具,肠子十副、净血、污血……各种肉、各种心……等物,务于20日送来。”
在达赖为保住他们自称“美妙的”封建农奴制而发动的全面武装叛乱中,以达赖为总头目的叛乱分子,打着“保卫宗教”、“保卫民族利益”的旗号,分裂祖国,屠杀同胞,抢劫寺庙,亵渎宗教,奸淫妇女,无恶不作。
1959年3月10日,西藏全面武装叛乱爆发时,被叛乱分子杀害的第一个人,就是藏族同胞——自治区筹委会工作人员、爱国人士堪穷·帕巴拉·索朗降措;商人东达巴扎因不愿参加叛乱,叛匪就将他杀死,将其妻子强奸;叛匪在乃东县颇章乡抓住一个9岁的男孩桑尼,剖开肚子,把心掏出来,把尸体切成碎块挂在树上。这样的兽行在当时不计其数,仅1959年8月就有70多起。就连原西藏地方政府也承认,很多遭叛乱分子残害的群众曾向他们告状。
当分裂主义分子肆无忌惮地残害人民时,何曾有过一点一滴的民族感情和宗教虔诚?达赖作为落后的封建农奴制的代表1959年背叛祖国和西藏人民之后,一直在境外不断进行分裂破坏活动,不仅从未为西藏人民做过一件好事,反而危害西藏的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甚至还千方百计地阻挠发达国家和世界银行对西藏和国内其他藏区安排、实施援助项目。
事实充分证明,达赖是封建农奴主阶级的总代表,是境内外民族分裂主义势力的总头子,是西方反华势力的忠实工具,是分裂祖国、出卖国家和民族利益的罪魁祸首。
古今中外的历史一再表明,凡是闹民族分裂之地,无不战火纷飞,基本的人权被严重践踏,最遭殃的总是本民族的广大人民;而搞分裂的民族败类,不管他头上被戴上多少光环,终究逃脱不了被祖国和本民族人民唾弃的命运。

达赖是披着“宗教领袖”外衣的民族分裂分子
在所设“您对现行宗教政策满意、基本满意、不满意”一栏中,87%的人认为满意;9%的人认为基本满意。
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佛协西藏自治区分会会长波米·强巴洛珠说,改革开放以后,政府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在西藏得到了全面贯彻落实。藏民族绝大部分都信仰宗教。藏传佛教是西藏的主要宗教。它分四大教派,即格鲁派(黄教)、萨迦派(花教)、宁玛派(红教)和噶举派(白教)。他说:“各教派和睦相处,共同为佛教兴盛,普度众生,兴邦安国做些有益的事情是我们信徒的共同愿望。”
一个时期以来,达赖以寺庙为基础,不断煽动僧尼闹事,把寺庙作为自己实现“西藏独立”梦想的基地。在达赖不择手段的干扰破坏下,一些寺庙正常的宗教活动一度受到严重影响。一些受到达赖分裂言论蛊惑的僧尼一度受骗充当分裂活动的先锋和骨干,进行分裂国家的政治活动,荒废了宗教修炼和佛学经典的学习。藏传佛教界的一些高僧大德对此深感痛心和不安。
达赖对藏传佛教的破坏,还突出地表现在他公然践踏历史定制、宗教仪轨,干扰和破坏十世班禅转世工作,在国外擅自宣布“班禅转世灵童”,将佛门盛事搞成政治闹剧。此外,达赖为了达到复辟、分裂的政治目的,拿藏传佛教作筹码,自1987年起,先后与世界公认的邪教组织日本奥姆真理教头目麻原彰晃五次会晤,相互勾结和利用,同流合污,严重败坏了藏传佛教的声誉。在藏传佛教内部,达赖还大搞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禁止信奉“杰钦修丹”(具力护法神),迫害信教群众。达赖的这一闹剧受到广大僧俗群众的强烈反对。
事实证明,达赖是一个披着“宗教领袖”外衣、从事分裂祖国活动的政客。藏传佛教在他手中只是一面可以任意悬挂的旗号,一块可以任意搓捏的泥团,一件可以随手使用的工具,他的所作所为严重败坏了藏传佛教的声誉,扰乱了藏传佛教的正常秩序。
中国政府一贯坚持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尊重信教群众合法的宗教信仰自由,反对任何利用宗教从事破坏祖国统一、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的言行。国家主席江泽民曾题词寄语藏传佛教:“爱国爱教,团结进步”、“护国利民”,对藏传佛教建立正常秩序、适应社会主义社会寄予很大期望。为了充分保证僧尼和信教群众的信仰自由,中央和西藏地方政府十几年来共投入3亿多元,用于寺庙和宗教活动场所的维修。截至目前,包括哲蚌寺、色拉寺、甘丹寺、萨迦寺、布达拉宫、大昭寺在内的1787座寺庙和宗教活动场所已得到维修和恢复,比1959年西藏民主改革之初增加了300余座,住寺僧尼已达46300余人。
西藏的稳定和发展,代表了包括信教群众在内的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坚决反对达赖阻挠藏传佛教建立正常秩序、妄图乱藏祸教的罪恶图谋,是维护社会稳定,促进经济发展的必要前提,是各族人民的心愿。

达赖假和谈真分裂的真实面目
达赖背叛祖国、逃亡国外40多年来,一直没有放弃反动立场,处心积虑地策划实施“西藏独立”。近年来达赖为了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在国际上大造舆论,大肆宣扬与中央政府“谈判”解决所谓“西藏问题”。大量事实证明,达赖是在玩弄政治阴谋,企图用“谈判”的幌子掩盖其搞分裂的本质。
1987年9月和1988年6月,达赖在美国众议院人权小组委员会议和法国斯特拉斯堡欧洲会议大厦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就西藏问题提出了所谓的“五点计划”和“新建议”,声称要以“五点计划”和“新建议”为基础同中央政府“谈判”。而“五点计划”和“新建议”,仍在鼓吹“西藏独立”和“西藏历史上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其实质是否定西藏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否定中国政府对西藏拥有完全的主权。它无疑表明,达赖根本没有诚意,只是打出“谈判”的幌子,对外界进行欺骗宣传。
1989年初,中国藏传佛教的一代宗师——十世班禅大师圆寂,中国佛教协会当时特邀达赖回国参加班禅大师的悼念活动,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亲自将一封邀请信交到了达赖的私人代表手中。然而,这一诚意却被达赖拒绝了。由此可以看出,达赖没有同中央政府接触商谈的诚意。
1987年以来,拉萨先后发生几起由少数分裂主义分子策划、煽动的旨在分裂祖国、破坏民族团结的骚乱事件。有证据表明,达赖“流亡政府”不仅给分裂主义分子以财力支持,而且直接派人策划、组织和参与了骚乱事件。在国外,达赖集团不仅继续在每年3月10日举行所谓的“起义纪念”活动,达赖亲自登台演讲,公开进行分裂祖国的活动,而且还勾结国际反华势力,充当他们“西化”、“分化”中国的马前卒。
由于中国经济发展,社会稳定,在国际上的地位不断提高,达赖不得不恢复与中央政府的联系。达赖的私人代表与中央政府有关部门是有接触商谈渠道的。达赖总是出尔反尔,当他认为国际形势对他有利时,他就单方面终止与中央政府的联系,当国际形势对他不利时,他又举起“谈判”的旗帜。但是有一点非常清楚,这就是,达赖始终没有放弃“西藏独立”的主张,始终没有放弃分裂祖国的活动。当前,达赖在各种公开场合还在继续歪曲西藏历史,为“西藏独立”制造舆论。达赖及其追随者仍在不断地向西藏自治区进行分裂祖国的宣传煽动,在境外策划所谓“和平挺进”、“全民公决”,并企图将所谓“西藏问题”国际化。1997年3月,达赖跑到台湾,公然与台湾岛内的“台独”势力勾结,并策划在台湾建立达赖“流亡政府”办事处。今年3月10日达赖集团所谓的“西藏起义纪念日”前后,达赖集团在境外的活动十分猖獗,频繁发表讲话、声明,举行讲座、示威等,鼓噪“西藏独立”。不久前,达赖再次访问台湾,“藏独”、“台独”两股势力公开合流,在反华分裂的道路上迈出了又一严重的步骤。
中央政府多次重申,只要达赖彻底放弃“西藏独立”的主张,承认西藏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停止从事分裂祖国的一切活动,中央政府可以同他谈判,并欢迎他早日结束流亡生活,回到祖国,为西藏人民做些有益的事情。中央政府的这一原则立场和基本态度是一贯的、明确的,而且始终没有变。对此,达赖本人也是清楚的。但遗憾的是,达赖不仅没有改变其反动立场,反而越走越远,继续在国外从事分裂祖国的活动。
种种事实足以表明,达赖并非真想与中央政府谈判,他要求“谈判”是欺骗国际舆论,其目的始终是分裂祖国,搞“西藏独立”,恢复“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不肯拿出实际行动迈进谈判大门。

达赖的分裂图谋必将彻底失败
善良的西藏各族人民历来具有一双识别真与假、善与恶的锐利眼睛。他们对达赖统治下的旧西藏的黑暗残酷记忆犹新。和平解放50年来,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他们亲身体验了社会主义祖国大家庭的温暖,经历了创造文明富裕进步的光辉里程。放眼120万平方公里的高原,改革的喜雨滋润着沃野,开放的春风拂动着大地,富裕的梦想渐成现实。舒畅的环境、祥和的氛围、进取的雄心,使祖祖辈辈梦系来世的人们从内心深处焕发出对今日美好生活的珍惜和对灿烂明天的憧憬,并以不懈奋斗开拓崭新的未来。
西藏的天,是明朗的天,明朗的天空岂容阴霾泛起?西藏人民的生活蒸蒸日上,蒸蒸日上的生活岂容达赖集团破坏?对此,拉萨市城关区的居民在调查问卷中给予了响亮的回答。他们和全区各族人民都深知,对别有用心的达赖所抱的盲目宗教崇拜,不仅窒息了自己的思想,也束缚着自己的手脚;不仅过不上富足的生活,还可能使血泪的历史卷土重来。西藏各族人民对旧西藏封建农奴制的刻骨仇恨,对社会主义新西藏的无限热爱,对达赖分裂破坏活动的深恶痛绝,是西藏反分裂斗争从胜利走向胜利的最重要的力量源泉。它昭示,达赖分裂主义集团的彻底失败不仅是他们自身所作所为的必然结果,也是分裂主义分子的必然下场。